34岁博导捧回欧洲天文学会奖 成该奖首个中国人

时间:2020-02-18 来源:www.hellosoco.com

在安静的实验室里,只有键盘敲击的声音,许多屏幕显示不同的内容,包括数字、表格、图表和动画。最后,在模拟动画中,仙女座星系和银河系在数十亿年前融合在一起。

4月26日,北京大学李克威天文与天体物理研究所的研究员彭英杰坐在屏幕前,看起来很专注。作为一名34岁的年轻博士生导师,除了讲课,他大部分时间都是这样工作的。

彭英杰在他的实验室里。

彭英杰2010年在夏威夷天文台观测。

彭英杰与诺贝尔奖得主戈尔格斯穆特教授在一起。

本月13日,2016年欧洲天文学会奖揭晓,他成为第一个获得该奖项的中国人。

广阔的宇宙,数十亿年的进化,巨大的星系.这些看似遥不可及的东西是彭英杰最大的爱好,因为它们不仅触动了他挑战极限,也代表了一种人生哲学。然而,作为独生子,他拒绝被各方所挽留,回到中国发展。他说:“出去太久了,我不能吃辛辣的食物。回来后,我慢慢习惯了。现在我去学校食堂吃饭,觉得我还有炸猪肉丝的味道。”

Explore

研究数十亿个星系的演化“知道你从哪里来,要去哪里”

4月13日,欧洲天文学会宣布了2016年欧洲天文学会奖的五位获奖者。其中,北京大学科尔维特天文与天体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彭英杰获得了一年一度的欧洲天体物理学和宇宙学促进奖(MERAC Award)观测天体物理学领域的“最佳博士论文奖”。

彭英杰的博士论文是观测宇宙学,研究星系的形成和演化。它利用高质量的大样本调查数据,提出了一套新的连续方法来研究星系团从宇宙早期形成到邻近宇宙100亿年的演化。关于这项工作的相关论文已成为近年来银河系领域中最常被引用的论文之一。基于这项工作的研究方法于2015年5月发表在《科学》杂志《自然》上,并成为封面推荐的四篇论文之一。

该奖项意味着彭英杰将获得2万欧元的个人奖项和10万欧元的研究基金。

彭英杰在得知这个奖项后,确实开心了一阵子,但很快他就卷入了与浩瀚宇宙的交集中。他说:“研究宇宙和星系的形成和演化也是知道他来自哪里和他将去哪里的一种方式。”

大三

高考状元选择了天文学“探索宇宙的奥秘一直是一个梦”

这个消息被传回了前委,并很快成为这个小镇居民津津乐道的话题。"我们还邀请他回母校给弟弟妹妹们做演讲。"前委一中党总支副书记宋说,彭英杰是该校2000级毕业生。高中三年,宋是彭英杰的班主任和数学老师。"他能取得今天的成绩,我并不感到惊讶。"

彭英杰,1982年7月出生,住在县城所在地玉瑾镇。他的父母都是电力公司的雇员。"他从小就喜欢读书。"在他父亲彭的记忆中,在其他孩子玩耍的时候,他的儿子总是在家里静静地看书,特别是对《十万个为什么》感兴趣。在儿童科普书籍中,他特别喜欢宇宙、空间、星系和黑洞。“他是那种学习非常努力的孩子。”虽然宋已经毕业十多年了,但他对彭英杰的印象仍然很深。“他真的很喜欢书,学习效率高,喜欢思考和问各种问题。”

为了高考,彭英杰选择了北京师范大学天文系。"那时,只有两种爱好,一种是天文学,另一种是计算机."彭英杰说,当时他认为计算机是一种无论学什么都可以学习和使用的工具,所以他选择了天文学作为他的专业,探索宇宙的奥秘一直是他的梦想。不久之后,他获得了县科学一等奖。

他说他是一个喜欢挑战内心极限的人。高中时,乒乓球在学校运动会上获得亚军并进入了

毕业后,彭英杰申请了欧洲和北美几所着名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并选择了伊拉斯谟魔帝欧盟奖学金赴德、法、瑞典攻读研究生。2005年在德国学习期间,他参与了德国第一颗微型卫星的设计和生产。

彭英杰获得硕士学位后,去爱因斯坦的母校瑞士联邦理工学院学习物理。"这也是我学术生涯的开始."彭英杰发表了两篇关于星系形成和演化的论文,成为未来几年该领域最好的专业文献之一。在他五年的博士学习期间,他还获得了中国优秀自费留学生奖学金等荣誉。2012年毕业时,他被授予瑞士联邦技术学院奖章和奖金。这是瑞士博士生的最高荣誉,只有前5%的优秀博士毕业生被授予。

博士毕业后,彭英杰突破1%的录取率,向英国剑桥大学卡文迪许实验室申请研究员职位。2015年,他作为第一作者在《科学》杂志《自然》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该论文与之前的几篇论文一起为他赢得了2016年欧洲文学奖。

彭英杰十多年的留学和工作经历不仅让他接触到了学术前沿,也让他结交了许多顶尖的“大人物”。2012年,由200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约翰马瑟和戈尔奇斯穆特提名,他出席了第62届林道诺贝尔奖大会,并在大会主报告厅发表了学术报告。他后来进入的卡文迪什实验室是世界顶级实验室之一,产生了30名诺贝尔奖获得者。

报国

放弃高薪,毅然回国“为了陪伴父母,为祖国的科学研究做出贡献”

2015年10月,彭英杰拒绝被各方挽留,回到北京大学工作。

彭英杰说出国前,他主要靠奖学金生活。后来,在我的博士和博士后工作期间,我得到了一份更稳定的薪水,大约每年40万元。"我只是想带我的父母去享受生活。"2013年,彭英杰带着父母在英国生活了半年,但由于语言和习惯不同,他们并不习惯。父母回家后,他们转向儿子的工作,告诉他这个国家越来越好的发展环境。“我是家里的独生子,我非常想为祖国的科研进步贡献自己的力量,国家也支持我们的留学生回国,所以我决定回国。”

儿子回到北京后,彭夫妇喜出望外,赶到北京与家人团聚。他们在返回乐山之前呆了两个多月。在父母的陪伴下,彭英杰也逐渐适应了他的新生活。“出去太久了,我不能吃辛辣的食物。当我回来时,我慢慢适应了。现在我去学校食堂吃饭,感觉里面仍然有炒猪肉和鱼丝的香味。”

彭英杰适应工作比生活快。今年年初,他入选国家“千年计划”第十二批青年人才。现在,他正准备成立自己的研究小组,并且已经招收了3名博士生,另一名即将完成。“我每天都很忙。除了吃饭和睡觉,我都在工作。”

Dialogue

Persistence in Scientific Research

two-Driven-Driven and Reality-Driven

彭英杰思维清晰,速度快,既有专业的表达,又有通俗的解释。对于大多数人都觉得无聊的天文学来说,他说得最多的词是“有趣”,当谈到一些有趣的地方时,他会先笑,就像一个害羞的邻家大男孩。

记者:当你34岁成为一名博士生导师并获得如此多的荣誉时,你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彭英杰:我已经坚持很久了,现在是了。(笑声)你怎么坚持?理想驱动力和实际力都有。理想的情况是你对这件事感兴趣,知道做好这件事可以促进社会进步,并期待当你有新的突破和发现时的兴奋。现实是,科研竞争的激烈程度不亚于最残酷的商业竞争。只有站在你所在领域的最前沿,你才能在科学研究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记者:你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彭英杰:我经常

记者:回到中国发展感觉如何?

彭英杰:客观地说,有些方面还是有差距的。然而,我也感到许多可喜的变化。这个国家在科学研究上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人力。例如,今年中国将在贵州建造世界上最大的500米射电望远镜。此外,电影《星际穿越》、科幻《三体》和引力波等越来越受到全社会的关注。我个人认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将是中国天文学崛起的黄金时期。我也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来。(被申请人提供记者丁伟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