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光抓走的人》背后:一个顶级编剧执导处女作的得和失 | 档案观察

时间:2020-02-08 来源:www.hellosoco.com

现在回想起来,冉念东觉得那时候是从量变到质变的临界点,就像所有作家的秘密一样。只要你继续写作,你可能会开始理解。那时,他已经当了几年编剧,积累了数百万字的作品。

但是从合格的编剧到顶级编剧,尤其是从电视编剧到电影编剧的过程,需要的不仅仅是努力工作。更多取决于机会。

在润年东的故事中,这个机会也归功于他的妻子英罗嘉。

英罗佳和冉念东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她一直在做制片人。她是高西溪电视剧《纸醉金迷》的第一个执行制片人。这个机会是在2012年创造的。当时,她是管虎电视剧《火线三兄弟》的制作人。关虎和他的团队计划推迟这部电视剧的拍摄时间,这样电视剧的三个主要角色黄波、张涵予和刘烨就可以再拍一部电影了。也就是后来众所周知的《厨子戏子痞子》。

此时,迫切需要找一个编剧。罗佳回到家,和丈夫提起这件事时,冉念东以前研究过这种密闭空间游戏,并问他是否可以试一试。因此,罗亚回去咨询了首席制片人。首席制片人建议不要先告诉导演关虎,而是先试试他和冉念东的关系。

所以润年东和关虎相遇了。经过交谈,双方觉得他们的想法相当一致。润年东回家写了一份提纲。关虎对大纲非常满意,很快就决定了。一个月后,初稿出台,并通过合作最终定稿。关虎后来问英罗家,“贾加,你在哪里找到这个编剧,你的同学?”罗佳不好意思地回答:“老虎哥哥,我必须向你解释,他实际上是我的丈夫。”关虎愣了一下,然后回答道:“那就更好了!”。

最终,《《厨子戏子痞子》》票房收入为2.73亿元,成为今年最高的投资回报。冉念东也成功地打开了电影的大门,并将他的编剧领域扩展到电影。

之后,冉念东与关虎《老炮儿》、宁浩《心花路放》和《疯狂的外星人》合作,这三位导演获得了国内电影界两位重要导演的认可。

与关虎的两次合作似乎进展顺利,时间更快,效率更高。《老炮儿》的初稿花了两个月才完成。

作为一名编剧,冉念东认为关虎和宁浩有共同点。他们是艺术家,在达到他们的创作目标之前不会停下来,也不会因为他们的艺术目标而妥协。

与宁浩的合作是另一种模式。宁浩一直习惯于由三到五个人集中头脑风暴。有一段时间,每个人都在一起吃饭和生活,起床开始谈论剧本,聊到深夜。《心花路放》和《疯狂的外星人》的脚本都是在这种创造性模式下产生的。

与宁浩的合作对每个编剧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冉念东回忆说,每次宁浩工作时,作家都要换手。由于这种高强度输出,作者将被“榨干”,需要停止充电和“恢复”一段时间,然后再继续写作。

但在这个过程中,冉念东也逐渐对自己作为编剧的风格和作为创作者的核心关注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并开始有意探索自己的创作个性。

第一部小说

《被光抓走的人》的类型、市场和评论“困境”早在2013年就准备好了。

这个故事的最初灵感来自美国的一部科幻小说《列侬的眼镜》。在那部小说中,主人公戴着约翰列侬的眼镜,可以看到挂在每个人头上的线条。不同的线条代表不同的情感。其中一个代表爱。后来,他听到了另一种理论,即爱情实际上是量子纠缠。

还有另一个创作灵感,来自《降临》的原创编剧,着名华裔科幻作家泰德江的小说,《地狱是上帝不在的地方》。在这部小说中,天堂和地狱和这个世界的物质机构一样真实存在。

于是一个成形的故事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一天,一艘外星飞船出现了,确认了那些彼此相爱的人,并在飞船上抓住了他们。那些人住在宇宙飞船里,像行星一样悬浮在半空中。

但是这个故事很快被他自己推翻了,因为他发现这个故事的方向很快会变成地面上的人们尽最大努力进入宇宙飞船去找出为什么这些人被捕获,是拯救他们还是成为他们。这将是一部像《阿丽塔:战斗天使》一样的高成本特效电影。

他只是想拍一部低成本的科幻电影。此外,他真正想讨论和表达的是剩下的人是如何困惑、如何陷入自我怀疑并受到人性考验的故事。本质上,作为创造者,他最想“玩弄”的是人性。

这个情节只能循环利用,所以他们决定简化所有的科幻背景,用一束光来代替它。一束神秘的光带走了所有的恋人,这听起来很合理。

就整个想法而言,他与许多朋友交谈,断断续续地写下去,直到2017年。

Run Nian Dong从不怀疑他正在创作的是一部软科幻电影。对于专业的科幻读者来说,他们可以看到电影的内在价值。

在首映式上,刘慈欣评论道:“科幻小说通常会带来奇迹,伟大的奇迹会给社会带来巨大的变化。过去,科幻小说展示了许多奇迹,但没有注意到这些奇迹对社会和人类精神的深刻影响。然而,这部电影通过科幻小说的背景展示了社会和人类精神的变化。我认为它做得很好。这为科幻电影开辟了一个新的视角。”

然而,电影上映后,对于电影是否是科幻电影也存在分歧,引发了讨论,以及电影的内容和主题。

本质上,这部电影仍在展示各种形式的爱情,以吴文学为代表的中年人的爱情,以白客为代表的同性爱情,以王罗丹和黄璐为代表的追求失踪恋人的爱情,以及以年轻夫妇为代表的激情爱情。

Run Nian Dong一开始其实以为是不是只谈武术,但后来发现他其实不仅想谈爱情的各个方面,还想在主题上谈更多的野心。他甚至不想谈论爱情。他真正想讨论的是,在我们与他人的关系中,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展现出真实的自我。"我只是用了爱的外壳,载体."

因为他认为爱情可能是人类关系中最特殊的一种。取决于血缘关系或兴趣,它与亲属关系或友谊有很大不同。这是对两个相爱的人之间的真实和虚假情感的高度考验。

但现实情况是,电影进入市场后,这种主题讨论没有受到当前市场主流观众的关注,这也让润年东感到有些失落。

让他沮丧的不是观众冷漠的回应,而是创作本身最初是为了探索市场和观众接受之间的界限。然而,由于时间表和仓促发布,这种探索并没有在市场上完全实施。“从观众的反馈来看,仍然有许多年龄更大、经验更丰富的观众非常喜欢这部电影的思想和表达方式。虽然这部分观众很少,但绝对数量足以拍一部电影。但我们显然还没有达到这个目标受众。”冉念东说:“不幸的是,这次没有时间和空间去研究如何找到他们。”

这场战斗之后,冉念东对观众有了更好的了解。例如,许多老观众喜欢的重聚场景,对于许多年轻观众来说,会去豆瓣拿个低分数,因为“这些中年人太油腻了,我不喜欢他们”,而且觉得这部电影不够直白。

“你不能问观众。观众没有义务区分电影是让他不舒服,还是电影中反映的现实让他不舒服。”因为这是一部文学电影,冉念东承认,他从一开始就故意做出一些挑战观众的选择,很多地方故意选择偏离类型电影的叙事方式。“事实证明,这些设计是成功的,因为观众确实感到受到挑战,甚至被冒犯。然而,其他希望在情感上满足观众的设计,如电影的结尾场景,也让观众感到温暖和满足。”冉念东认为文学电影能够也必须挑战观众。然而,事实已经证明,当观众不清楚这部电影是文学电影还是类型电影时,他们会拒绝

“这确实是个问题。有必要让观众在观看时知道这是什么类型的。”冉念东认为,当他想在未来制作类型电影时,这些都是很好的经历。

除了市场的锐化之外,他还经历了在审查制度下导演处女作的锐化。

事实上,这样一个以世界末日为背景、以现实主义风格构建的故事会带来一些审查风险。但所有的起点都是创造。一开始他没想太多。冉念东在选择写实风格时有自己的考虑。他想探索科幻类型的界限以及科幻类型与现实相融合的可能性。

事实上,在此之前,古装幻想电影和漫威的科幻电影都是与现实相对不相关的表达方式。他希望找到一个更现实的状态来呈现科幻类型,“这就是我一开始想象的中国软科学小说。”

事实证明,过于现实的风格确实会带来审查风险。“虽然我写了很多剧本,但我仍然知道一些关于评论的规模。但是,毕竟,它以前是在脚本阶段被考虑的。即使对其进行了修订,它也是一个文本修订,仍然易于实施。然而,作为导演,回顾和修改已完成的材料和已编辑的电影是一种新的体验。”冉念东说,此后,他在拍摄前会对文字更加严格,“我们必须首先考虑未来审查的可能性,并在拍摄中为此做好充分准备。”

至于具体的审查和修订,他说他不会详细说明。关键是,当粗略的版本被提交审查时,反馈意见之一是要更热情,语气更积极。

Run Nian Dong在征求宁浩等人的意见后添加了一些正面的采访片段。

此外,采访会在一定程度上使主题更加清晰,让观众明白电影是提问而不是回答。放映期间,一些年轻观众回应说,他们对电影的爱情主题有点困惑,不知道答案是什么。

这部电影也在一些地方被剪掉了,比如最初有很多性爱镜头的年轻情侣部分。润年东的考虑是,年轻人的爱情更受荷尔蒙驱使,很幼稚,而且有强烈的失控感,所以有很多性爱场面。然而,在某种程度上,当前的删除确实使这一行看起来有点混乱。当

诞生时,幕后制作人和主要演员是如何赢得

电影的?在市场层面,目前的结果不是很理想,但是在开发项目时,他们的许多预测仍然是准确的。对于这个项目的定位,可以看出导演和制片人并非没有商业考虑。

Run Nian Dong说,他在写作中非常清楚自己写的剧本不是商业电影,如果按气质分类的话,这是一部文学电影。在寻找投资者时,我也直接说这将是一部文学电影。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年里,冉念东已经为自己保留了一些商业电影拍摄计划,但艺术电影却很少。但是他为什么选择文学电影作为他的第一部电影呢?他自己的考虑是,从文学电影开始,他可以首先专注于创作和制作。如果这是一部商业电影,他仍然需要考虑后端市场。作为一名新导演,他想循序渐进。此外,他未来的拍摄计划都是类型电影。如果第一部电影没有被拍摄,那在将来就更不可能了。第一位制作人北京文化(Beijing Culture)看完剧本后,觉得这部电影虽然有文学电影的深度主题表达,但实际上它的轻科幻入口、故事和话题都有商业和流行空间,所以他们认为这是一种新型,这种新型可以用来探索市场的边界,不建议用文学电影的表达来阻挡一些观众进入市场。

如你所见,北京文化近年来对各种创新相对开放,并愿意尝试。

在润年东看来,这部电影有可能探索市场边界。这部电影的真正观众应该是有情感体验的人。这些人不一定是当前电影市场的第一梯队主流观众,但如果话题能够发酵,仍然有可能打开市场。然而,很明显,在这样一个竞争激烈的年底环境中,电影不能等待足够的发酵时间,进行这种探索

现在,电影中最重要的明星黄博实际上是与主要投资者北京文化同时被发现的。Run Nian Dong透露,在演出得到确认之前,黄博曾因日程原因拒绝出演,但双方在剧本上仍有深入沟通。黄博本人是一位对创作充满热情并愿意帮助创作者的电影人。此外,他可能亲自导演了《一出好戏》。他对这种高概念的寓言非常感兴趣。黄博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建议。随着剧本的修改,黄博的时间表也有了空间,最终决定继续演出。

其他演员,如王罗丹、谭卓、白客、黄璐和其他许多演员,基本上都是为了剧本而来。“每个人都是纯洁的。读完剧本后,他们喜欢自己想扮演的角色,并开始扮演它。”制片人英罗嘉说,“事实上,当演员们读剧本时,他们知道这是一部艺术气质的作品。不是每个人都认为这是商业上的,许多演员在决定茂物之前就已经决定了。它更多的是关于创造,而不是纯粹的商业逻辑。”

作为第一个电影导演,在场景执行层面,冉念东透露,在早期阶段已经做了很多沟通。拍摄时,他更多的时候仍然和演员交流他想要的东西,然后和结果碰撞在一起。

在摄影和视觉风格方面,他与摄影师和编辑有充分的交流。在图像风格上,这次他选择了一种更复古的拍摄方法,使用了更多的固定镜头。冉念东表示,这次他更多的是指杨德昌的电影,以及近年来视觉风格较弱的好莱坞电影,如克林特伊斯特伍德(Clint Eastwood)的电影和《聚焦》电影。因此,在镜头中,也尽量使用极简主义风格,没有炫目的地方。

”我认为这个故事最终想要表达的其实是一种疏离感,一种冷静观察世界的视角。现在这是同样的效果。”回到搜狐看更多

http://dufum.cn